中国意识流先驱作家-刘以鬯在港逝世

作者:侧影君 来源: 时间:2018-06-09 16:51:59

据悉,刘以鬯于6月8日下午2点25分在香港东华东院逝世,享年100岁。其妻罗佩云女士在香港发布讣告公布了这一消息。


b_I_957_1_1.jpg


刘以鬯(1918年12月7日-2018年6月8日),原名刘同绎,字昌年。出生于上海,祖籍浙江镇海。 曾主编过《国民公报》、《香港时报》、《星岛周报》、《西点》等报刊杂志。曾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荣誉勋章。刘以鬯一直致力于严肃文学的创作,其著名小说《对倒》,引发香港导演王家卫拍摄成电影《花样年华》。 代表作品有小说《酒徒》《对倒》《寺内》《打错了》《岛与半岛》《他有一把锋利的小刀》《模型·邮票·陶瓷》等;评论《端木蕻良论》《看树看林》等。《刘以鬯中篇小说选》和《对倒》分别获第四届和第六届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小说组推荐奖。2014年获香港艺术发展终身成就奖。在《花样年华》片尾字幕中,王家卫曾向这位“上海情结”先驱致敬。


a000.jpg


吴剑文在《刘以鬯:他只好独自开创了香港现代主义》中这样写道:“他读过乔伊斯、普鲁斯特、托马斯·曼、海明威、福克纳、弗吉尼亚·伍尔芙、菲茨杰拉德、帕索斯、卡夫卡、加缪、劳伦斯、纳博科夫,同时代作家对西方现代主义的认知,很少有人这么系统而完整。正因为知之甚深,在影响的焦虑下,创作变得艰难。刘以鬯不是喜欢与人雷同的作家,每篇小说,即使数百字,也力求独特,致力于在他人的终点向前再迈一步,而不是借他人的形式换上自己的内容。如果不是在长篇小说《酒徒》中借主人公之口一展其关于文学的见解,在其他小说中,我们几乎看不到刘以鬯头脑中竟有如此多的先驱者。80年代聪明的现代主义者们,借鉴博尔赫斯,借鉴马尔克斯。快乐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是很容易看到远方的。刘以鬯借小说感慨:“我们这个社会,聪明人太多,而傻瓜太少。”他自己即是这样的傻瓜,希望自出机杼而与这些大师站在一起。他有把严肃文学当作毕生事业的积累与准备,但香港并没有为他准备好“一间文学的房间”。”


640.jpg


陈子善在《刘以鬯主编的〈香港文学〉曾是世界华文文学发表平台》中提到:“刘以鬯编辑生涯的顶点是他在香港创办《香港文学》:“这个杂志到现在还在出版,从1980年代到现在一共就两个主编。他是第一任主编,主编了差不多20年,这是很难得、很少见的。”

陈子善评价《香港文学》在当时成为内地、港台及海外华文文学交流的重要平台。“我们改革开放后内地重要的文学作家,像施蛰存、柯灵,几乎所有的,都在《香港文学》发表过作品。它叫是叫《香港文学》,但也可以说是‘世界华文文学发表平台’。” 

让陈子善印象深刻的是,自己第一次去香港,也斯先生带他去拜访刘以鬯。到《香港文学》编辑部了,他们首先拍照,接着到对面的咖啡馆,用上海话从下午聊到傍晚。“以前《香港文学》有个传统,作者到香港去拜访,不管这作者有没有名气,刘先生都会在编辑部门口,给来访的作者拍一张单人照,并在下一期杂志上登出来。这是非常有意思的。”


144627256.jpg


香港特区政府对于刘以鬯的逝世,致哀词:是文化界一大损失。刘以鬯屡获香港政府颁奖,2001年7月获颁荣誉勋章,2011年获颁铜紫荆星章,随后获香港艺术发展局颁发“杰出艺术贡献奖”及“终身成就奖”等。

刘以鬯的作品《酒徒》被认为是中国第一部意识流小说,他以自己为原型,讲述了文人在香港面临的理想与现实困境,通过主人公在纯文学与商业化中的摇摆,以及人在理智与眩晕中的游移,探讨南下文人的精神困境。

评论